青少年足球培训已经被公认为

青少年足球培训已经被公认为在实际操作中,大多数俱乐部对联合机制补偿予以推诿甚至不予理睬。故相较国际转会而言,转会信息的透明度以及可追溯性都较差。这也是造成阴阳合同、转会费金额不实等现象的客观原因。

阴阳合同以及隐瞒转会费的实际金额的问题层出不穷,对拒绝办理补偿的俱乐部缺少处罚措施也使青训机构成为弱势群体,投诉无门。在年初韦世豪的转会中,1个亿的转会费传的沸沸扬扬,然而转会窗结束,莱雄伊什,这个被中国经纪公司操控的皮包球队,与韦世豪之间完成解约。青少年足球培训已经被公认为是足球发展的关键。

在整个巴西,有两万多个青训俱乐部活跃在各个年龄段的比赛里,而在中国,一个相反的例子是:全国大多年龄段的梯队都不超过50支。为什么中国的青训事业凋敝如此,这一方面是因为足球大环境和教育观念的制约,另一方面,中国青训不赚钱才是青训产业不发达的根本,毕竟,没有人愿意投资一个不赚钱的产业!

我相信球迷一定和我一样困惑,毕竟,按照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,仅以毕津浩、张鹭和孙可最近一次的转会作为例子,培养过他们的俱乐部和机构便可分别获得400万、350万和330万的联合机制补偿。如果青训补偿能够完好无损的落实下去,一年将有超过3000万人民币投入到最基层的青训之中。

这笔费用分散下来可以让相当数量的中小青训机构由亏转盈。这样一来,这位在鲁能足校培训了八年之久的球员自由身加盟了北京国安。但在中国足球领域,联合机制补偿却并未真正实行,特别是涉及到球员在国内的转会。而国内第一笔生效的联合机制补偿,发生在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与北京国安俱乐部之间。

在2017年初唐诗的转会中,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收到了唐诗14-18岁五个赛季总计4万元的联合机制补偿款。不过大多时候,联合机制补偿还只是一张空头支票。1亿转会费背后本该出现的5%的联合机制补偿费用也石沉大海。

发表意见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